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律援助理论研究 > 正文 法律援助理论研究

山东省法律援助中心山东政法学院工作站关于潍坊诸城市刘治强与诸城市人民医院医疗纠纷一案的讨论报告

信息来源: 暂无 发布日期: 2009-09-25 浏览次数:

山东省法律援助中心山东政法学院工作站关于潍坊诸城市刘治强与诸城市人民医院医疗纠纷一案的讨论报告

(2009)山政法援字第001号

一、当事人基本情况:

刘治强,男,1955年7月19日出生,潍坊市诸城市龙都街大栗元村村民,身份证号码370728195507190036,残疾证号鲁维F010676,家庭电话0536—6356973。

二、基本案情:

2003年2月,刘治强患脑瘤,在诸城市人民医院治疗,主治医师为王锡亮,据刘治强称,其本打算去潍坊市人民医院治疗,可是受到王锡亮“有治疗该病的国家专利”的欺骗,在诸城市人民医院治疗,刘称,在手术前后王锡亮曾两次向他和其女儿敲诈红包。另其还称手术协议书签订本人并不知情,是其不知其父病情的女儿所签,在手术前病历上记载“五官端正,言语流利,自立体检”,可是手术后却残疾终生,而且在手术后诸城市人民医院还要求他为医院做广告,在2005年被以王锡亮为首的鉴定组鉴定为“不属医疗事故”,对此刘治强不认可,现刘治强依靠政府低保生活,无钱鉴定和诉讼,请求法律援助。

三、讨论过程及达成的共识

针对潍坊市诸城市刘治强来信请求法律援助一事,工作站召集部分法律援助志愿者针对案件进行了讨论。

与会人员有: 林庆宾 田甜 樊丽婷 赵锋 孙静 苑修芹 张增强 赵明

讨论过程:

1、 由林庆宾读当事人来信。

2、 与会人员讨论案情。

3、 各与会人员最后总结自己观点。

本次讨论田甜担任纪录,林庆宾主持。

鉴于本案只有当事人张治强一面之辞,无法完全认识到案件的真正事实,只能就本案所涉及到的法律问题进行讨论,讨论中与会人员达成以下共识:

1、其中信中提到“王锡亮就诊疗方法由国家专利”,我们认为,诊疗方法是不能申请国家专利的,其中可能有问题,原因可能来自当事人刘治强自己,也有可能确实是王锡亮欺骗病人。

2、是否构成医疗事故。真正看是否构成医疗事故关键从其病情、参照病历,由具备资质的机构做出鉴定才能说明,信中还提到“2005年在诸城市卫生局的策划下被潍坊市医学会以王锡亮为首的专家组鉴定为不属医疗事故”,我们认为既然主治医师是王锡亮,坚定医疗事故怎么又会是王锡亮?这是不合常理的,可能是当事人弄错了,不然这次鉴不合乎程序,应但是无效的。

3、关于本案的举证问题。民事案件的举证原则一般是“谁主张,谁举证”,医患关系则发生举证责任的倒置,当事人张治强只需简单对其病情,作出阐述,证明责任在医院方。

4、本案是脑瘤的手术治疗,从医学角度考虑,人的大脑部位神经十分密集,手术风险相对于一般的病的治疗所面临的风险大很多。如果手术可能出现的风险,医院都已经告知,在医院没有过失的情况下,医院的责任相对较小。应对比这种病在同等资质的医院治疗会达到什么结果与在诸城医院治疗达到的效果相比较,看是否结果相近,通俗的说,本来在其他医院能取得更好的疗效,但在诸城的医院没有达到这个效果,那么医院就有一定的责任,当然在这里还要考虑手术的风险问题。

5、本案的诉讼时效问题。刘治强是2003年2月入院治疗的,2005年曾做过鉴定,(是可以中止的)现在已是2007年,从当事人所提供的时间上无法考证,是否过诉讼时效还需进一步考证。

6、对于手术协议刘治强称其毫不知情,其女儿不知病情的情况下签订的,从常理上分析,不合乎情理。至于红包的事情,从刘治强目前提供的信息分析,无法证明,也不好证明。

四、解决方案。

经过最后讨论,与会成员一致达成以下方案:

1、就刘治强所称得事实,很多都无法用证据证明,建议尽量收集证据,保存证据。

2、在最短的时间内起诉或者尽快找对方协商,防止超过诉讼时效,从而导致原本正当的权利无法得到救济。

3、最好还应再做一次鉴定,毕竟这是医疗方面的纠纷,技术含量特别高,仅凭口头辩解几乎是不起作用的,须有一个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至于鉴定费用,可以申请缓交、减交甚至免交。

4、建议到潍坊市司法局申请法律援助。

山东省法律援助中心山东政法学院工作站

2009年9月20日